【观点】特派员视角“蔡英文和台湾”(上)

日本《朝日新闻》

来源 :日本《朝日新闻》 August 18, 2016

  “台湾在5月,民进党主席、59岁的蔡英文正式就任总统。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国,都非常关心从小生长在与政治绝缘环境中的蔡英文,是如何成为台湾的领导者。就让我们一同来回顾蔡英文正式就任总统前的历程。”

     ◇

  2016年1月9日,台湾总统大选进入选前倒数黄金周,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选择从台湾南部屏东县的1个小村庄出发,作为选前最后冲刺的第1站。

  她对当地相亲喊话:“让屏东女儿做总统。”

  这个小村庄叫枫港,位于台湾西海岸干道上,稍微靠海边的地方。这里是蔡英文的父亲蔡洁生的故乡。从1条羊肠小径走到尽头,可以看到1栋2层楼的房子,就是蔡英文的老家。

  蔡英文在自传中提到,蔡洁生18岁时,曾经到日本实质统治的中国东北部,也就是当时的满洲国(中国称伪满洲国),学习飞机维修。直到二战结束后,经由日本返台,在台北开设1家汽车维修厂。专做驻台美军的生意,业绩相当不错。之后投资房地产,积累雄厚财力。

  1971年,现任枫港村村长林荣吉曾在蔡洁生开设的工厂工作。工厂就位在现今高级饭店(中山北路晶华酒店)正门广场前的喷水池,当时,村庄也有许多的年轻人在那工作。林荣吉回忆起当时的蔡洁生:“他从来不说人坏话,个性很严格,我曾经因为工作没做好,被他用拐杖打过。”

  蔡英文的父亲,对自己家人一样严格。日后,蔡家人搬到台北市近郊的阳明山上,但蔡洁生不允许家人奢侈渡日,他曾经在寒冷的冬天早晨,要求孩子们帮忙洗车。蔡洁生个性沉默寡言,或许是受到他的影响,孩子们也都非常低调。注重信用的蔡洁生,即使是和孩子间的约定,也言出必行。蔡英文自认,自己深受父亲这样的个性影响。

  当时的台湾,许多事业有成的男人,拥有三妻四妾的情况并不少见,蔡洁生也不例外。蔡英文的母亲是第四房,家中11名兄弟姐妹,她排行老么。

  蔡家一家人感情十分融洽,即使如此,集结蔡英文访谈内容,写成《蔡英文:从谈判桌到总统府》一书的作者,资深记者张瀞文透露:“蔡英文具有考量各方面的利益之后,从中取得平衡的能力。”她也表示:“平常她就会观察家里谁和谁感情比较好,什么事情该找谁较适当。应该就是这样的习惯,造就了今天的蔡英文。”

     ◇

  昔日同窗谈到蔡英文的时候,一定都会说:“她很内向。”蔡英文的高中同学萧丽玉受访时表示:“她非常乖巧,成绩中上,当时听到她考上台湾大学,我还蛮惊讶的。”

  蔡英文也自认个性内向。孩提时期,她最喜欢1个人和猫一起玩。不擅长和人交谈,考大学时念历史系或考古系,因为念这些科系,就不用 跟人打交道。

  而她在适应学业上也遇到困难。当时她考进台大录取标准最低的法律系,蔡英文回忆当时说道:“当时我就觉得,那是人生另一个悲惨的开始。”

  蔡英文成绩开始有起色的时候,是大学后期接触到重视判例的英美法律。她在各种案例中,深刻了解生活和法律之间的关系,也变得能够自我学习消化后吸收。日后决定留学继续深造,也是因为这段学习过程的影响。

     ◇

  蔡英文从台湾大学毕业后,就一心想到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留学。她在自传中回顾,伦敦政经学院早期受到左派学者的影响很深,研究贫穷、财富差距等相关议题远近驰名。

  但是,在敌视共产党的国民党政权时代,父亲因为担心而反对她就读伦敦政经学院。于是她只好先去美国康奈尔大学念完硕士学位后,猜到LSE攻读博士学位。

  蔡英文在LSE提出的研究计划是《不公平贸易措施及市场的防护机制》,主要研究内容是关于全球化的时代,各国如何面对国际组织和国际法规。这个议题在欧美也才刚刚起步,而台湾更是几乎无人涉猎。

  当时选择的这个专业领域,奠定了蔡英文往后的道路。

  留学归台的蔡英文,最初是在大学任教,而当时台湾正式踏入国际贸易谈判的舞台。她的研究领域,正好具备国际贸易谈判所需的条件。她的年纪与身旁的硕士生相差无几,于是她开始参与国贸局的工作,就某种意义来说,是必然的结果。

     ◇

  1990年,台湾申请加入《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1992年成立工作小组,审查台湾入会案。

  曾参与入会谈判,时任国贸局科长的徐纯芳忆起当时的胆战心惊时,说道:“申请时提出了30页的贸易体制备忘录,加盟国却来了约470个问题。”每1个问题都需要熟悉国际贸易法令的人才来协助回答。当时国贸局所仰赖的,就是过去曾和美国谈判知识产权(台湾称智慧财产权)的顾问蔡英文,而以蔡英文为首的顾问团就此成立。

  虽然顾问团仅有40至50人,但却参与了各项会议,直接或间接影响了台湾当局1000多人的所有业务。而身为法律顾问的蔡英文则坐镇操控整体情势。

  开始进入谈判后,各国陆陆续续提出问题。台湾由于缺乏类似的谈判经验,于是采取会后统整统一回复的作战策略。

  在日内瓦的谈判上,代表团结束1日行程后回到饭店,提出各个负责人的回答。蔡英文拿到所有情报后,统整要点制作成隔日的发言。徐纯芳说道,蔡英文虽然没有亲自谈判,“但是却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谈判时所学得的经验带给蔡英文很大的影响。她说,为了在谈判桌上不让对手看出自己的情绪,所以养成了喜怒哀乐不形于色的习惯。

  在自传中写到,之后这面无表情的习惯成了个人特色。

  “我在谈判桌上学到的另1个重要原则,就是绝对不要在压力下仓促做出决定。在压力下仓促做出的决定通常是错的,而且对方会因为你有因压力而做出决定的习惯而持续施压,逼迫你做出决定以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

(未完待续)

.

友荐云推荐
友荐云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

Android版下载

IOS版安装【请添加到主屏】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淘宝充值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