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新生代》那些年舞文弄墨的日子

新加坡《联合早报》

来源 :新加坡《联合早报》 2016-02-19

  • 《新生代》1969年的合订本。封面上出现的武侠公仔贴图是学生年少的杰作。

    《新生代》1969年的合订本。封面上出现的武侠公仔贴图是学生年少的杰作。

  • 《新人专号》全部作品占用了两个版面。

作者从小养成爱看华文故事书习惯,也与华文结上一生情意结。上高一,又碰上华文老师黄永恩,除了教学工作,他还是学校文艺园地推手,大事鼓励同学们积极创作,还推荐学生作品在报章杂志发表,让人深受激励。

刘安安/文·图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华校生皆得学习如何“爬格子”——作文,写得一手好文章的学生,是华文老师的爱徒。

印象中,华文老师打分甚严,小学老师是以甲乙丙,加上甲上、甲下、乙上、乙下、丙上及丙下来区分等级,能得到乙等或乙上已经是不得了。中学老师是直接打分数,一般给的分数60几分,能得到70或以上,已经是顶呱呱了。还有,华校每科及格的最低门槛是60分。

个人从小是看公仔小人书长大的,托的是五弟的福。因为五弟出世就过继给只有一个女儿的三姨,虽非富有人家,但五弟裤袋里头的零用钱总是比我多。当年香港出版的公仔书蛮严谨的,中国四大名著,诸如:《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和《红楼梦》皆有,每页画图画工精致,底部附上繁体文字叙述说明。五弟看后就追看新的,旧的就成了我的收藏品。可惜的是,当年家里人口多,没有所谓个人空间这回事,加上迁居,一套套的公仔书全没了。

与华文结上一生情意结

这里要说的重点是,也许有了这段际遇,个人从小就养成爱看华文故事书的习惯,也与华文结上了一生的情意结。作文课常令许多同学嘟囔头痛要吃“班纳杜”,而我却将“吃苦”当成是“吃补”。在不同阶段碰到的数位华文老师,在改完作文后特留下三言两语点评,诸如:“词藻美丽,寓意深刻”、“章法严谨、言之有物”之类的奖励之词,更犹如给我打了一支支強心针。

学校文艺园地推手

上了高一,来自四方八面的中四毕业生齐聚一堂,又碰上了一位华文老师黄永恩(已故),除了教学工作,他还是新马华文文艺的诗人淳于汾以及学校文艺园地的推手,大事鼓励同学们积极地创作,举凡诗歌、散文、杂文、短篇小说等自由创作都可当成作文课业交上去,让我见识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班上涌现了不少出色的舞文弄墨的才子才女。

手头有一本旧刊物《新生代》,是105期至156期的合订本,出版日期是1969年11月1日,定价2元5角。《新生代》的主编是谢克,稿件皆来自当年新马的著名作者,例如:李星可、苗秀、李汝琳、北方北、茀特、柳北岸、孟毅、林琼、杜红、詹芜等人,刊登在《民报》的文艺副刊里。还有,为了提拔青年文艺尖子,特别出版了二期的《新人专号》。黄永恩老师将同学们的佳作举荐予主编,让同学们呕心沥血之作得以见报并让人惊艳。

华义中学学生包办的那一期《新人专号》,被主编选上的作品共有一篇小说,一篇杂文,两则散文,四首诗歌。而其中唯一的短篇小说、一则散文及两首诗歌皆是我同班同学的杰作,两首诗歌的作者是同一人。脑海中还历历在目,黄老师用其抑扬顿挫的声调,在课堂上将本班入选的四篇佳作以及其本人认为是沧海遗珠的一篇落选佳作一一地朗读出来。当天黄老师显现出来少有的亢奋状态及神情,在在流露出一个文艺园丁细心呵护文艺好苖子之心之情,教我有一股莫名的触电感觉及感动,至今难忘。

点评四篇佳作

在这里节录文艺先进笔名趙心对上述四篇佳作肯綮的点评,让大家窥豹一斑。

“……其中以徐明强的《五脚基》一篇写得很突出。小说人物的名字如臭头陈、黑猪林、毛兵李等等,一如我们经常写的一样,可见该作者是承继我们这一传统去创作的。……文章中的人物,那是被现实的巨轮压扁了的,他的笔触所表现都是粗豪硬朗的……作者在写臭头陈上吊了,毛兵李问:‘他没有收一些钱做老本吗?’ 对方回答:‘收钱?哈……’ 一口烟从吴福鼻孔冒了出来,他呷了口咖啡:‘像我们做这种工的,有钱好收?一天顶多做一两工,不过五元十块,一礼拜能做几工?这十几块钱够吞烟屎,抽雅片,喝咖啡?臭头陈赌万字票,买十二支,又抽又吞,那几块钱够个屁!还要借呢!现在又没有了双工,想多赚点也辛苦!’单就这段话,臭头陈等人的生活态度已勾勒出来了。”

“王慧娥的《墙》,是写一个轮椅上的少女的哀愁。作者这样写道:‘扶着轮椅,把自己推向外面。我希望脱离这座无形的墙,到大自然去生活,去创造,去找幸福和宝藏,我不愿屈居在墙内,独自啃着满室的凄清和枯燥。我试着站起来,一次又一次地,但很快跌回轮椅里,我感到无比的疲惫和绝望,我是冲不出这道墙的,墙把我困在黑暗中,又把我拒在幸福门外……’像这样的描述,是颇具匠心的。”

.

友荐云推荐
友荐云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

Android版下载

IOS版安装【请添加到主屏】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淘宝充值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