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们描述出了未来几年俄罗斯最有可能出现的几种发展情况。

德米特里·奥尔洛夫Dmitry Orlov,政治与经济通讯社主任:

从去年秋天起(在新一波反俄制裁之后),俄罗斯政府做出战略性决策的必要性越来越突出。当时形成的两种未来发展设想一直持续到今天。第一个是包容性战略”,它以包括公务员群体、退休人员以及其他不积极的社会阶层在内的传统保守多数人为基础的,再加上以积极社会阶层为基础、实现以吸引西方和国内投资为目标的动态的社会经济目标,与此同时放弃不妥协群体,即从去年春天(乌克兰危机进入加剧阶段、克里米亚半岛脱乌入俄、顿巴斯武装起义——编者注)开始形成的、与传统多数决裂的一部分人;第二个可能场景是被围困的堡垒,此时不妥协群体的活跃程度不断增加,他们要求重建苏联、恢复社会经济福利、企业国有化等。

当局目前尚未作出选择,但第一种方案最有可能……2018前任何系统性选择都不会作出。

亚历山大·科列斯尼科夫,莫斯科卡耐基中心俄罗斯的国内政策与政治制度项目主任:

2018年(俄罗斯总统选举年——编注)以前一切都很清楚。当前形式的惯性发展将会持续,不会有严重的抗议活动。社会性抗议不会转化成政治性抗议。经济方面则很难做出预测,但从经济发展的惯性来看,缓慢的经济萧条将会延续。

2018年前政治高层不会制定任何战略……以后的发展设想如何,目前还完全看不出来。方案一是上面所说的惯性发展;方案二是强化在国家主义、伪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反西方方向上的政策。与此同时,俄罗斯还可能以调节全球事务进程的伪帝国面目示人,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一模式的征兆,因为俄罗斯正在介入叙利亚事务。方案三是发生经济奇迹。这是一个绝对乌托邦式的方案,因为我看不到目前的政治精英在这方面有任何行动。

我认为,一切将沿着最坏的轨迹发展,但会很缓慢。和现在一样,经济将继续萧条,社会舆论将被压制,在此条件下不会发生任何爆炸性社会事件。

瓦西里·扎尔科夫Vasily Zharkov,莫斯科高等社会和经济大学政治学教研室主任:

政策的惯性发展在很长时间内发挥着积极作用……2000年代这种惯性发展是易于解释的成功(国内)政策,以及外交上的不结盟立场。

20142月,这一状况被(乌克兰)危机打破。乌克兰革命在俄罗斯内部引发深刻震动,让我们面临抉择:是建立帝国、重启冷战、调动我们20世纪之后残存的力量并将其投入熔炉,还是掉转方向并努力实现德米特里·伊万诺维奇(奥尔洛夫)所说的包容性战略

俄罗斯要避免做出任何被其文化记忆左右的决定。困难之一是苏联解体的时间并不长,以至于我们尚无法完全摆脱作为帝国参与世界事务的观念。

| www.kundian.net/44499 |

本文为《透视俄罗斯》专稿

作者:阿列克谢·季莫费伊切夫 (Alexei Timofeichev)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