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25年来反对党首次全面参与选举 缅甸民主前进一步

新加坡《联合早报》

来源 :新加坡《联合早报》 2015-10-31

  •  丁貌貌坦:在缅甸无论是谁执政,都不可能与军方对着干。

     丁貌貌坦:在缅甸无论是谁执政,都不可能与军方对着干。

  •  姆杜莎:与2010年选举相比,缅甸来临大选更具可信度及包容性。(苏俊翔摄)
  • ▲▲翁山淑枝(左)因宪法规定,已确定无法成为民盟的总统候选人,现任缅甸总统登盛被看好能再次获得巩发党提名,顺利续任总统。(法新社、路透社)
  • 有关缅甸全国大选是否自由与公平,执政党和反对党看法不同。李利群 插图

国际特稿

苏俊翔

socsiang@sph.com.sg

11月8日,缅甸将举行25年来第一次反对党全面参与的全国大选。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的缅甸研究计划主持人姆杜莎,以及高级研究员及缅甸事务专家丁貌貌坦接受本报专访,

分析选举引人瞩目的看点、态势发展与可能的结果。

缅甸将在11月8日举行全国大选,这不但是军人政府四年前将政权移交给文官政府后的首次大选,也是缅甸25年来第一次反对党全面参与的全国大选。

此次选举引人瞩目的看点,包括选举过程的自由与公平性、何人将出任缅甸下届总统,以及军方对选举的态度及少数民族的影响力等。

自由公平选举 朝野各说各话

缅甸此次选举的竞选活动9月8日展开后,反对阵营已多次指责选举不公。

反对阵营指一些选民册有问题,也指当局打压反对党的造势活动,例如拒绝反对党举办群众大会的申请。海外选民10月13日预先投票后,反对派也指当局的作业疏失,造成大批海外选民无法投票。他们认为这是因为大部分海外选民都支持反对派。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及缅甸事务专家丁貌貌坦(Tin Maung Muang Than)受访时说,当缅甸政府说此次选举是“自由和公平”时,他们指的是“根据他们的竞选法规”。

丁貌貌坦认为,自由和公平的选举,首先指的当然是没有舞弊及暴力。他说,执政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SDP、简称“巩发党”)与反对党对于竞选活动,可能有各自的诠释。

他说:“当政府部长以候选人身份投入竞选活动时,由于他同时拥有政府资源,一些人就会指他擅用公家资源竞选。其实这种情况在马来西亚等其他国家很常见。”

他表示,政府官员竞选时,有时也“顺便”为民众服务,这类服务有些是他们平时就提供的。“因此他们竞选时为民服务,究竟是‘碰巧’还是‘滥用公家资源’,有时确实不易区分。”

丁貌貌坦:缅私营媒体亲反对阵营

丁貌貌坦表示,选举的自由和公平也体现在媒体曝光率方面。他说,平心而论,缅甸的私营媒体是非常亲反对阵营的,批评政府也毫不留情。他笑说:“政府其实可以投诉这种情况。”

他表示,官方报章则当然对官员的活动多有报道,例如总统登盛的活动。不过登盛这次没参选,因此不成问题。“如果候选人同时又是部长,这就可能引起争议。但部长往往辩称自己是执行公务而并非为选举拉票造势。”

丁貌貌坦表示,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上周以来只接到70起投诉。他说:“这样的投诉量是非常少的。因此我认为反对党对选举不公的正式投诉可能很少,绝大多数只是私下抱怨。”

他认为,就技术上而言,反对派可以说此次选举确有不公。“但这究竟是当局刻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其实很难断定。”

他说,造成这些技术失误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由于当局缺乏经验,低估了一些问题的严重性及解决这些问题所需要的时间。“这些究竟是不是蓄意舞弊,我认为见仁见智。但我相信即使下次选举,仍可能出现这类失误。”

选举程序比上届复杂

丁貌貌坦认为,减少这些失误的最好办法,就是简化选举程序。“与上次相比,这次选举的程序复杂得多。”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缅甸研究计划主持

人姆杜莎(Moe Thuzar)则认为,胜选者通常

都指选举是自由与公平的,败选者则一定指选

举不公。

她认为,与其讨论此次选举是否自由与

公平,不如说这次选举与2010年选举相比,

已经更具可信度及包容性。

谁是下届总统

根据缅甸选举法规,11月8日选举投票后,新国会将在明年2月选举总统。国会上下议院到时将各推派一名总统候选人,上下议院的军方议员也将推出一名候选人。上下议院接着将投票,这三名候选人中得票最高者当选总统,其余二人则担任副总统。这些总统候选人可以不必是国会议员。

. .

友荐云推荐
友荐云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

Android版下载

IOS版安装【请添加到主屏】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淘宝充值 更多…